杜耳為你打開自信學習的大門Dore Opens Doors!



首頁 > 最新消息

一個覺醒的母親,勝過100個治療師─我和我慢飛的寶貝

活動日期:2017-11-13

回想17年前的某天晚上,我在醫院的兒童診療室外,盯著不聽使喚在沙發爬上鑽下的兒子,主治醫師看診的速度很慢,好動的孩子加上漫長的等待,體力有些吃不消,一進診間我急著巴拉巴拉告訴醫生,關於幼兒園老師的觀察,說這孩子彷彿没有團體概念,大家專心在聽故事,他一個人在外圍溜噠,問他問題,答的都是題外話,好像跟外星人講話。公園裡有挖土機在施工,他摀住耳朵,自己躲到書桌下汗流浹背不出來,老師只好請工人「小聲點」。校方對他的行為和反應一頭霧水,還有還有注意力不集中,無法照著指令行事。
 醫師也累了,比了個「停」手勢,要我安靜片刻,他需要單獨和孩子互動一下。

醫師: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

兒子低頭不語,似不明白醫生是在問他。

醫師看著他,更接近些:「你在玩什麼啊?」

兒子:「車車。」(其實孩子的手在撥弄媽媽身上的鈕扣)

醫師:「你喜歡媽媽,要不要看一下媽媽?」

從頭到尾,孩子不曾抬頭和醫師互動,眼睛只盯著媽媽的扣子,接著索性鑽進椅子下面,用手大力旋轉椅墊,自己入神地玩了起來。

醫師的臉好沉,我開始感到不安,是不是發現不對勁?腦海一閃,想都不敢多想,內在一直對自己喊話,不就是比較不專心,可別自己嚇自己了!

我問醫師:「可有提升他專注力的方法?讓他能好好適應團體,回答大人的問話。」

醫師繼續沉著臉,定神地看著我問:「他是自閉症,很明顯啊!!難道都没有人跟妳提醒過?」

自閉症!不會吧!不是的!不至於是症吧!這詞我没聽過,可我心想會被診斷為「症」的,和宣判無期徒刑,應是一樣的力道,那個字代表著漫長的抗戰,那個字是很不詳的字,我不要任何我所愛的人和這個字有任何牽扯,可是醫師說孩子是自閉「症」。

莫名的恐懼和悲傷湧至,我開始慌張地哭了起來,從啜泣到號啕大哭,護士小姐趕緊往我手裡塞了一大疊衛生紙,輕輕拍著我的肩膀,我止不住的淚水和滿溢的情緒,醫師已經無法繼續問診,他要我先回家冷靜,隔天和先生一起帶孩子回診。

 

蠻力背對上天的獨行狹

隔天回診後,我們有了共識與分工,遵照醫師的指示,先生支持我積極訓練孩子,家庭的經濟則由他費心,我開始全神貫注像搶救病患一樣的為孩子安排所有的療程,我要急起直追,相信可以把孩子不足同齡的部份全部補回來。

星期一到五東奔西走,有A醫院的語言治療和感覺統合,還有B醫院的認知訓練和團體遊戲…

假日哪邊有講座或研習就往哪邊跑,我自己也要精進再精進。每天我都在孩子午休後不久,請老師輕輕喚他起床,到樓下等媽媽載他到處做治療。

常常一塊麵包、一個飯糰和一杯豆漿,我和孩子在車上,利用每個停紅綠燈的時間,順便把晚餐給解決了。那段日子,看到親戚或好友的孩子,聰明伶俐的和自己的父母對話,舉止互動親密,心情難掩失落,感覺自己的孩子才被診為不良於行,卻見旁人的孩子奔跑嬉戲,笑容滿溢健步如飛,我不想看到這些畫面!

我也好想有個聰明伶俐的孩子,和大家開心玩在一起的孩子,當那個一早送孩子入校,便可安安穩穩直到傍晚,再把孩子接回的母親。

有天晚上,上完治療課將近10點,一路疾駛的我,只想早點回家休息,可孩子卻突然尖叫,無來由的高分貝尖叫,用盡力氣的持續大叫著,我毫無頭緒,當下再没任何心思安撫,更不想探討孩子的行為~我累了!體力上的匱乏尚能撐住,唯心崩塌,內在的土石流引爆,一發不可收拾,我壓抑太久了。

索性一個快轉,將車子停在路邊的大樹下,孩子在後座尖叫,我在前座大哭。真的不明白,上天為何給我這個難題,祂的判斷奇差,一個招架不住的母親,為何配給她一個特殊兒?

痛哭與轉念無論如何要為自己創造出來的生命感到驕傲

痛哭過後腦海裡有個聲音喚起:「親愛的,救救自己吧!」

紅著眼眶我想起協會的月訊上有家長心靈成長課程,我決定報名參加,想為自己找出路,也因此認識了翻轉我的信念,此生第一位心靈成長恩師任兆璋修女。

跟著修女我開始娃娃學步般地練習照顧自己的感受,適當的示弱與求助,學會在生活中除了照應孩子,也要滿全自己的需求,這才明白蠻力般的用盡自己的全部,卻得到一個不快樂不放鬆的母親,是對孩子和家庭最大的傷害。修女教會我如何愛惜自己,持續不斷的內在醫治與探索,讓我深刻體會到,一個懂得善待自己而開心的母親,才能真正善待她的孩子。

     無形中我也開始轉念與感恩,我的孩子不是砸下來的磚,他是上天恩賜的寶,一如修女所言:「每個孩子都是無價之寶,無關美醜聰明或愚笨,他是天經地義正當來到人世,孩子是推動父母成長與改變的大寶貝,無論如何要為自己創造出來的生命感到驕傲。」 

 

協助深刻理解自己的特質,才能真正幫到孩子

成長課程有句話影响我至今─不用急著到處學習教孩子的技巧,父母本身的特質就深深影響孩子。

我深信一個認識自己,願意探索自己的母親,智慧與創意會自然來到,她的孩子會跟著轉變,面對五花八門的療育課程,我開始有主見的選擇適合自己的理念,孩子也能樂在其中的療法,從覺醒的那一刻開始,停止盲目的車伕生活,同時在生活中不忘將所學隨機教導,成為孩子的另類治療師。

無形中兒時那個行為雜亂無章,情緒挫折一來就打頭的兒子,如今已是個說話幽默,情緒平穩能認真打工的大男孩了。

我明白唯有我的轉變,才能帶動孩子的不同,重點不是哪個方法最好,而是在教會孩子生活技能與融入社會之際,妳是否能夠在不當的行為上堅定,在情緒與感受上同理,在孩子的特質上尊重與欣賞,允許孩子的慢與弱,等待孩子的腳程,而不做無謂的比較。

 

作者:親子天下嚴選作者:里子媽咪